法国时间4月15日傍晚约18时30分,具有850年历史的法国的地标性建筑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93米尖塔被大火吞灭,教堂屋顶业已坍塌。

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45年,是法国哥特式建筑的巅峰之作,也是建筑史上的经典杰作。它矗立在塞纳河畔,位于整个巴黎城的中心。

这次巴黎圣母院的失火,也让建筑界人士颇感心痛和惋惜。南都记者采访几位建筑领域的专家,听他们与巴黎圣母院的情结和感喟。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巴黎,乃至世界的建筑文化瑰宝。是建筑历史中哥特式建筑的代表建筑。”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何镜堂建筑创作研究院副院长包莹对南都记者说,“巴黎圣母院的西立面是非常著名的,在当年读外建史的时候,是要求学生能够徒手画出巴黎圣母院的西立面”。因此建筑师们都对巴黎圣母院都有特殊的感情。

他介绍,西立面正中的是玫瑰窗,西立面后的两侧是哥特式建筑特别的飞扶壁。哥特式教堂的结构体系由石头的骨架券和飞扶壁组成。基本单元是一个矩形的四个柱子上做双圆心骨架尖券,减轻拱顶的重量,同时减少券的侧推力。飞扶壁是由侧厅外的柱墩发券,平衡中庭的侧推力,增加稳定性。

整个巴黎圣母院骨架通透,高挑,向上。因为结构轻盈,造就了绚烂高大的“玫瑰花窗”,彩色玻璃散发出缤纷的光线,使得教堂更加壮丽与神秘。“估计因为它的结构非常轻盈和古老,因此给扑救带来了非常大的困难,不能用很强烈的水压去喷射。”包莹曾获得第十届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

巴黎圣母院,这座庄严宏伟的哥特教堂屹立塞纳河畔800多年,漫长的建造过程所形成的恢弘的宗教空间、独特的结构及精美细部让她成为欧洲建筑史辉煌的代表作,承载了巴黎古老的历史。雨果称之为——一部规模宏大的石头交响乐。巴黎圣母院作为纪念性的宗教建筑,不仅是天主教徒的精神殿堂,更是法兰西民族的精神象征。她曾经历法国王朝变迁,甚至世界大战战火也未将她摧毁,如今却遭遇了大火劫难。

一早看到视频中熊熊大火中的巴黎圣母院,特别是木塔倒塌的那一刻,实在令人心痛。历史需要时间的沉淀,大火不仅烧掉了建筑,还烧掉了历史的痕迹,这是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

3月16日凌晨3:27分,建筑师许迪在朋友圈发文写道:“心疼得睡不着觉,一直都在跟进突发事件的报道。”配文是建筑师章晓宇有关巴黎圣母院的精细画作。

广州瀚华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许迪对南都记者说,2001年他曾旅居巴黎左岸。“巴黎圣母院,对中国人而言已经非常熟悉,对她的好感,甚至有时大过巴黎人本身。她在美学上的象征意义,远远超越她的实质存在。”许迪说:“我曾经离她很近很近,简直可以说熟视无睹,而一旦失去,即使现在离得很远很远,但心疼的感觉,久久不能平复”

这次失火中,修建于十九世纪哥特式的塔尖在大火中轰然倒塌,屋顶也燃烧夷尽。这一瞬间让众人惋惜。有网友问,巴黎圣母院号称是全世界四座全石头建造的哥特式教堂,为什么这次有大量木结构着火燃烧得这么严重?许迪回复说,巴黎圣母院主体结构的确是全由石头砌筑,但拉丁十字的屋顶和尖塔主要是由木材作为承重结构,此次不幸烧毁的就有这一部分。

据悉,在大火被烧掉的巴黎圣母院屋顶,是中世纪建造的木质结构,被称为“森林”。它主要由橡木制成,且专门挑选1160岁到1170岁之间的树木,它是巴黎最古老的框架之一。 随着这场大火,它也永远消失了,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将是一个长期而浩大的工程,我们期待她的浴火重生,倩影永存。

WAU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师吴林寿2001年毕业于华工建筑系,2016年他获得第十一届中国建筑学会度青年建筑师奖。

吴林寿曾求学旅居法国6年,对巴黎圣母院有着较深感情。“没到巴黎大家就都知道巴黎圣母院了,它的知名与文学作品的传播关系很大。”去到巴黎后,吴林寿多次去往这个位于巴黎中心位置的哥特式代表建筑。“也是大家旅游打卡必到的地方”。

作为建筑师,吴林寿从建筑学上从两个角度关注巴黎圣母院。他说,首先,在巴黎圣母院800多年的历史里,其实一直在建,建了接近100年,不同时期也有不同建筑师在加建。

其次,在对历史遗产的修复上,全世界都很重视。“我了解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hatpropeciaparcartebancaire.com/,巴黎法国对世界遗产建筑的修复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修复,既不是非美学的修复,也不完全是修旧如旧。这点也比较好玩”。

吴林寿分享,18、19世纪法国建筑师与理论家维欧勒·勒·杜克Viollet le Duc,是法国哥特复兴建筑的中心人物,他在30岁时曾修护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我记得当时他将中世纪被烧掉的巴黎圣母院穹顶进行了修复,从结构受力上,把当时的穹顶加建了约10米。他不是遵守古法修复,而是一个开放式的修复,带有设计含义”。这让吴林寿印象深刻。

从新闻上吴林寿获悉,此次失火烧掉的主要是巴黎圣母院塔楼的木结构,及十字架的屋顶,主体结构暂未受损。“还是不幸中的万幸”。他认为,此次巴黎圣母院失火,对建筑领域的世界遗产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但若放眼这一建筑更悠长的历史,“这场火或许也算它一直在变化中的变化之一。巴黎圣母院建筑美学从修复上看,它将有一个必然的建造过程。”

他说,“巴黎圣母院在时间的长河里一直在建造、修复和变化,没有一个固定的蓝本,此次大火后,法国文物局、文化部将对这一建筑的修复采用怎样的态度和方案,是按原来的法式重建,还是创新的开放的角度来修复,还蛮期待和好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