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难民进入欧洲以来,各种性骚扰、暴力、攻击等问题频频发生。难民更是时不时被曝出素质低下,懒惰成性。欧洲的风评也随之一落千丈,难民更是被一些欧洲人视为亟待解决的安全毒瘤。

据报道,在法国当地时间9月17号,40余名阿尔巴尼亚、亚美尼亚等国难民进入法国东部兰斯大学校园,直接在草地上搭起帐篷就此“安家”。

出于安全考虑,法国兰斯大学宣布暂时封校,八千余名学生被迫停课,事发之时离该大学法律、经济、艺术以及社会科学系新学期开学仅仅两周而已。

据法国“The Local”新闻网及《欧洲时报》网报道,这些抢占学校的难民原本住在离学校一百多米的一个公园里,但是15号的时候被政府派人清理,所以这些难民流离失所后选择来兰斯大学草坪“借住”。

“容许难民在校区扎营是大学的集体决定,希望政府及相关部门,能尽快安置该批难民。”

其实这次抢占兰斯大学校园,只能算是难民在欧洲喧宾夺主的一个小小缩影罢了。

去年,法国政府强制拆除加莱难民营,把在那里的6000多名难民转移到全国各地收容所,然而这些难民直接转身攻占了巴黎。短短几天之间,巴黎斯大林格勒与饶勒斯地铁站之间密密麻麻布满了几百个帐篷,“浪漫之都”巴黎一夜之间变身难民营。

而受到高福利的吸引,还是有成千上万的难民依旧还在跋山涉水,不远千里前往非洲的路上。

根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报告,在2015年上半年,欧盟国家就收到了437384份避难申请。而在2015年9月2日后,申请量更是翻倍增长。

当时,年仅3岁的叙利亚小难民艾兰·库尔迪在偷渡途中溺死,遗体俯卧在土耳其伯顿海滩上的照片顷刻间传遍世界,引发了山呼海啸般的反应和同情。一时间,“救救难民”成了席卷欧洲乃至世界的“政治正确”。

众多欧洲国家开始放宽边境,接纳难民。曾经当众宣称“德国接收不了这么多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更是直接开口要接收80万难民,为他们大开国门,同时还表示不会为德国接收难民数量设置上限。默克尔还因此被难民称为“妈妈默克尔”。

法国和英国态度也是立马转变,曾公开宣称“法国绝不认同配额”的法国总理瓦尔斯改口,在社交平台上称“对难民的不幸忍不住热泪盈眶”。原本一直不松口的英国,也由当时首相卡梅伦出面表示“愿意根据情感和能力的综合考量自愿接纳一些难民”。

到目前为止,光申请前往德国的人数就达109万人,而现在准备偷渡到欧洲的难民还在继续增加。

去年1月,瑞典一处难民中心发生袭击事件,一名未成年难民刺死了一名22岁的工作人员亚历山德拉。亚历山德拉到这个难民中心工作才几个月。她肤白貌美,喜欢工作、喜欢健身,一心想为难民做好事,却成为悲剧的主角。

去年10月16日,德国亲难民政策的欧盟资深官员的19岁女儿拉登伯格在德国遇害,凶手是一名22岁的阿富汗难民。当天晚上,拉登伯格参加完聚会骑车回家,但是却在半路遭到这个难民袭击,然后被奸杀。

最讽刺的是,拉登伯格生前和父亲一样关注难民议题,她常利用课余时间,到难民中心提供协助,不料最后却死在她一心拯救的难民手中。

去年10月,在瑞典乌普萨拉,5个阿富汗难民殴打,了一个瑞典男孩,他们甚至拍下视频威胁受害人如果敢报警,就把视频发布到网上。

今年1月,还是在瑞典乌普萨拉,有三个中东难民合伙一名女子,法国兰斯大学难进吗并且还在社交网络Facebook上直播强奸过程。

8月25日,一对波兰伴侣惨遭3名陌生人殴打20分钟,而且这3名恶徒还对受害者进行了强暴,女受害者的朋友在不远处假装死去,才幸免于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chatpropeciaparcartebancaire.com/,兰斯随后根据受害者的笔录证词,法官确认这起强奸案是难民所为,而且除了一名罪犯以外,其余涉案难民均未成年。

第一个是大部分难民本身素质文化太低。虽然难民大批前往欧洲前,曾经打着大部分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幌子来吸引大家眼球。但是实际上,大部分难民的文化水平并不高。

在欧洲圣母看来,未来一定是多元文化共生,所以需要各民族、文明一律平等。而且难民一路风餐露宿远道而来,怎么能够因为一点小错就开始批判他们,这完全不符合西方自由民主的精神。她们号称只要友善,难民,穆斯林和本国人民也能和平共处。

而且由于政治正确在欧洲横行,无论难民在这里各种强奸, 杀人, , 抢劫, 欧洲主流媒体都不会乐意报道,就算报道了也尽量不披露姓名。因为一旦曝光这些难民恶徒的名字,很可能就会被批为种族歧视。

就在本月,英国一个名叫Robbie Travers的大学生只不过在网上发文讽刺ISIS,立马就被周围的同学痛斥种族歧视,损害了学校里面的穆斯林同学的利益,最可气的是,英国大学竟然还因此对Robbie进行了调查。

在因为难民问题都和欧盟拆伙的英国,政治正确的影响都如此严重,更别说在口口声声欢迎难民来住的欧洲国家了。在一些欧洲国家,只要稍微对难民们发表一点不满,都可能会被圣母们打成种族主义。

而且欧洲政府人员为了拉选票等原因,更是对难民各种开绿灯。2015年时,德国一个官员到拒绝接受400名难民的小镇演讲,公然宣称我们是个民众国家,不愿意接受难民的德国人可以自行离开这个国家。

然而,尽管欧洲圣母们一心为难民们打算,但是难民并不领情,反而利用她们的善良更加肆无忌惮,得寸进尺。

在2015年,据法兰克福日报报道,就有难民团体要求德国政府划出威斯特法伦州南部约900平方公里的土地,作为穆斯林自治区。声明中还包括自行草拟的自治区管理规则,如夜晚12点后宵禁,禁止出售非清真食品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